+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鉴定法规 | 法医临床 | 林业物证 | 法医病理

文痕鉴定 | 医疗过错 | 亲子鉴定 | 鉴定知识 | 鉴定文书 | 经典案例 |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联系地址:福州市仓山区闽江大道武夷国际城三号楼一层
联 系 人:颜先生 18650303070
E-mail:807112955@qq.com
邮政编码:350001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 晟蓝司法鉴定 >> 亲子鉴定 >> 正文
学者称亲子鉴定增长折射婚姻信任危机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121    更新时间:2011/4/8
     缘起

  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政策规定,超生和非婚生子女可以办理入户,但之前必须出具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书,“大赦”似的政策催热了全国亲子鉴定市场。

  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否为了入户,亲子鉴定近年来均呈上升态势。

  亲子鉴定背后,往往会有一个离奇的故事,有的令人啼笑皆非,有的令人扼腕叹息。拿着一纸亲子鉴定书,有人从中获得宽慰与幸福感,也有一些家庭自此走上了悲剧之路。

  鉴定者为什么会走进亲子鉴定中心?亲子鉴定案例逐年增长,折射的又是怎样的家庭、社会现象和问题?

  坚决不认亲儿子

  一位极端的父亲,上海广州验遍,就是不信亲子鉴定结果,真相究竟如何?

  半年前,20多岁的年轻男子谭明(化名)专门从上海来到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交完鉴定费后,他还要求将自己的血液样本留下存档。

  谭明说,他的父亲一直不相信他是亲生儿子,最近几年辗转多家医院进行亲子鉴定。在前一所医院鉴定时,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前往,得到的结果是亲子关系,但父亲并不接受这个事实,坚持抱着怀疑态度,声称一切都是母子俩和医院“串通好的”。

  谭明说,他曾私下问过母亲,自己是否真的不是父亲亲生儿子。母亲流着泪向他保证说,除了他爸爸,她从没有过任何别的男人。“如果他不是我的爸爸,那我的爸爸是谁?”为了求证真相,谭明又专门从上海来到广州做鉴定。临走时,谭明搁下一句:“不管他(指父亲)来不来,我都把东西留在这儿。”

  半年过去了,谭明的父亲果然来了,这次的鉴定结果依然显示两人确属亲子关系,但那个父亲仍旧表示不相信。随后,他又拿来了谭明母亲的血液样本,鉴定结果显示三人是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拿着鉴定单,谭明父亲说什么都不肯相信,并向医生道出了个中原委。

  婚后不久,谭明的父亲就外出打工,一年后,当他回来时发现妻子居然已近临盆,“一年里都没同房,她怎么会怀上我的孩子”?老谭自此便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了,多年来,谭家一直为这件事纠缠不休。

  广医三院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主任法医师黎青对羊城晚报记者说,本来想着这次的鉴定结果能给谭明父亲一颗“定心丸”,没想到他最后还是表示不会“善罢甘休”:“我还要去凑钱,就算是捡垃圾我也要搞清楚儿子是不是自己的。下次,我去香港的医院!”

  黎青解释,谭明母亲所出现的情形,在医学上完全可以成立:“一般女性的经期是一个月,这样算来,孕期大约在40周(10个月)左右。但是‘两月经’、‘季度经’甚至‘半年经’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存在,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孕期自然会向后推迟,所以超过10个月是完全有可能的。”黎青相信,谭明父亲确实是冤枉了自己的妻子,正规的司法鉴定机构都不可能造假,但“当时谭明的父亲分明一副‘恨不得检测结果显示儿子不是他的才高兴’的样子”。对于这样的情形,黎青很无奈,不过让她庆幸的是,“这样极端的例子并不多见。”

  “洗具”或是“杯具”

  有人因为胎儿是丈夫的喜极而泣,有人却因为验不出孩子的生父忧心忡忡

  亲子鉴定中,不少人家出现了“洗剧”或是“杯剧”的现象。

  一位长期从事法医物证司法鉴定的医生向羊城晚报记者谈起了前不久他接待的一名“准妈妈”委托人:“一个月前,一名孕期在3个月左右的女子拿着丈夫的样本过来做亲子鉴定。一般情况下,我们的报告是在两个星期之后才出来,但这名女子提出想尽快知道结果,因为如果孩子是自己丈夫的就留下来,如果不是就不要了,尽快知道结果能让她早做准备。”医生最后为她加急做了鉴定,当女子拿到鉴定书时,喜极而泣———结果显示,胎儿是她丈夫的。

  这种胚胎期亲子鉴定,常在怀孕10周到13周时通过CVB胎盘素进行DNA测试,或在怀孕14周到24周内以抽羊水法进行。据广州妇女产科研究所有关数据显示,做胚胎期亲子鉴定的委托者中,25-30岁之间的已婚女性占了九成,一旦确定胎儿不是“自己希望的那个人的”,很多“母亲”会选择将孩子做掉。“鉴定者的目的就是考虑胎儿去留。”一位专家透露,鉴定者在发现并非婚孕时,常常央求医生顺便帮她们做引产手术。由于医院严格规定必须有夫妻双方的签名才能实施引产术,所以鉴定者一般都到不知情的医院“自行解决”或是编造各种理由把孩子做掉。

  广州一家医院的一位亲子鉴定专家告诉记者,曾经有一个怀孕的女子挺着大肚子过来做亲子鉴定,接连测试了三个男子的样本,才最终确定。“今年一年就有3例类似的情况。不过作为医生,我们不会去抨击当事人的对与错,只是尽量去帮助当事人解开谜团。”

  8岁的“小冬”,则是一个“悲剧”的孩子,因为出生不久便被爸爸怀疑为非亲生子。在去年父母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后,他被带到了广州某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他真的不是爸爸的亲骨肉,爸爸妈妈随之离婚。之后一年间,妈妈为了寻找“小冬”的亲生父亲,又先后三次带着三个男子的样本过来鉴定,最后都没能确定孩子的生父。

  孩子的亲生父亲是哪位?“小冬”的妈妈自己也无法确定。我的爸爸是谁?或许会成为“小冬”一生都无法找到答案的沉重谜团。

  疑心多来自父亲

  亲子鉴定委托者大致可分三种情况,其中丈夫怀疑妻子不忠占了总量一半

  黎青介绍说,要求做亲子鉴定者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情况:一是丈夫怀疑妻子不忠,占了总人数的一半;二是女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三是父母怀疑医院抱错婴儿或未婚妈妈为私生子确定生父等。

  据介绍,亲子鉴定委托人一般都在23岁至45岁之间。总体来看,在鉴定者中,男性因有疑心而带着孩子来做鉴定的大约占到一半,母亲不能确定孩子到底是谁的约占30%,剩下的均属不同的特殊情况,包括给孩子落户口的、移民的、交通事故赔偿确认的以及计划生育超生认定的认亲等。

  黎青说,自2004年广医三院(原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建立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并面向社会开展业务以来,每年亲子鉴定的案例都呈上升趋势,2005年比2004年有了近80%的增幅。据其介绍,除了今年是因为人口普查而催生出司法亲子鉴定热外,以往所接的案例中绝大部分为个人鉴定。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广州的权威司法鉴定机构有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等4家,这4家机构最近几年的亲子鉴定业务量都明显增加。

  记者在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看到,前来做亲子鉴定的市民有时需排长队。鉴定员台运春说,亲子鉴定业务量直线上升,10月份达到260多例。现在每天接案都要接到晚上6时多,为赶出鉴定报告,他们经常加班加点。

  鉴定人数缘何逐年增多?黎青解释,一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公民自我保护意识与法律意识不断增强;二是随着经济、交通、信息的发展,人际间交流范围越来越广,沟通渠道越来越多,人们的感情日趋多样化,复杂的性关系为亲子鉴定埋下了伏笔。

  南方医大法医鉴定中心的数据显示,从2008年起,母亲作为委托人要求做亲子鉴定的案例数开始大增,而在此之前主要是“父亲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才来做鉴定”;同时,“80后”已成为亲子鉴定的“主力军”,在非人口普查时段,“80后”委托人占鉴定案例的一半。“社会越来越多元化,这种情况也见惯不怪了。”中心相关负责人笑称。

  亲子鉴定折射信任危机

  有人说可以阻止错误蔓延,有人说助长了社会不良风气

  有社会学者认为,亲子鉴定折射出人们性观念的变化与婚姻中的信任危机。

  据今年10月18日最新出炉的“中国人的性行为与性关系”调查显示,约1/3的中国成年男女有多性伴。婚姻状况的不稳定、婚外性行为的增加和非婚生子女的频繁出现,都是亲子鉴定备受世人关注的原因。

  深圳市人民医院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的王沙燕曾向媒体表示,亲子鉴定就好像一个社会大舞台,情、名、利,在这份结果下演绎得淋漓尽致:“很多来做鉴定的人并不想要司法上的鉴定,只是要一个确定的结果来决定今后生活的准则和方向。”

  王先生是中山市某校高中老师,未婚。他认为,个人委托亲子鉴定逐步走向市场,总有它的合理性:“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婚外性行为并不是什么鲜见的事。再加上计划生育要求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辛辛苦苦将唯一的爱子养大,却发现不是自己亲生的,那岂非晴天霹雳?”

  广州市民许小姐感叹,“性”与“爱”分离的家庭虽属极少数,但也确实存在,这种家庭仅靠责任维系,夫妻间出现婚外情和婚外孕的现象并不奇怪。产前亲子鉴定的出现,给这些人解决了难题,能避免各方未来的麻烦。“如果让本不属于夫妻双方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那么接下来的家庭很有可能就是悲剧的,最后受苦的是可怜的孩子。”许小姐说。

  然而,胚胎期亲子鉴定也引发出不少争议:有人认为产前亲子鉴定满足了人们的知情权;有人认为鉴定可以让“以前的错误不再延续下去”;也有人痛斥由此引发的堕胎行为是对“一夜情”的放纵,会助长社会不良风气。

  只是检测手段难说好坏

  亲子鉴定专家认为,关键在于利用这种手段的人的心态

  亲子鉴定,一边被赋予保障人们知情权的一种进步工具,一边却背负着违背伦理的“恶名”,它是否该为由其引出的婚姻危机、性关系复杂等负责呢?

  一位亲子鉴定专家说,亲子鉴定是科学发展的产物,它作为一个测试的手段,本身是无所谓好坏的,关键要看利用它的人的心态。

  广医三院司法鉴定所主任法医师黎青认为,亲子鉴定能让那些疑神疑鬼的人“如释重负”。她说:“目前社会上出现的种种婚姻危机、信任危机并不是因为亲子鉴定而产生的,实际上这些婚姻一直存在裂痕,亲子鉴定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求证。”

  有数据统计表明,在鉴定的案例中,排除亲子关系的比例低于10%(非人口普查期间)。黎青分析,关于是否构成亲子关系的比例很难推算出一个合理的数字,即使是已经公布的数据也并不具有代表性和合理性。理由如下:首先,鉴定总量的构成很复杂,如除了怀疑妻子不忠,还包括落户口的、移民的、交通事故赔偿确认的以及计划生育超生认定等等,由此来断定社会风气不良并不合理。其次,一般来鉴定的都是有所怀疑的,这种情况测出的非亲子关系的比例应该会大一些,没有怀疑的很少会来鉴定,所以这个比例不适宜放到整个社会现实中比较。再次,鉴定数量的增加也并不意味社会风气就恶化了,而只能表明亲子鉴定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接受和使用。

  黎青说,有不少来做亲子鉴定的人,完全是因为疑心过重而导致了精神上的症状,鉴定结果往往能够给他们解开心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亲子鉴定能够缓解家人间的矛盾,释放其对生活不满的情绪,有助于鉴定人放下思想包袱。”

  ■超链

  何为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历史基准数的由来

  亲子鉴定就是利用医学、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理论和技术,从子代和亲代的形态构造或生理机能方面的相似特点,分析遗传特征,判断父母与子女之间是否是亲生关系。

  根据鉴定目的的不同,亲子鉴定可以分为司法鉴定和个人鉴定。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是我国主要的法律鉴定制度。个人鉴定是鉴定机构对个人的遗传基因所做的生物学鉴定,在取样环节,不需要公检法机构出具委托书,也不完全需要申请人提供身份证等证件和同意书,仅作为鉴定人亲权鉴定的一个凭证,并可作为证据之一,但鉴定流程、鉴定结果准确性和司法鉴定一致。目前,80%以上的亲子鉴定属个人鉴定。

  亲子鉴定历史

  亲子鉴定在中国古代就已有之,如外貌比对、滴骨验亲、滴血验亲等,但都不严谨也不科学。

  20世纪80年代,染色体多态性鉴定被医学家们广泛使用,发展到目前,鉴定亲子关系使用得最多的是DNA分型鉴定,人的血液、毛发、唾液、口腔细胞及骨头等都可以用于亲子鉴定。利用DNA进行亲子鉴定,只要做十几至几十个DNA位点检测,如全部一样,就可以确定亲子关系;如有3个以上的位点不同,则可排除亲子关系;有一两个位点不同,则应考虑基因突变的可能,再加做一些位点的检测即可进一步辨别。DNA亲子鉴定,肯定与否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均几近100%。

  基准数的由来

  上世纪90年代初,德国一个小镇发生了一起强奸案。除了留在女方身体上的精斑,罪犯作案时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让警方发现的线索。通过侦查,警方将罪犯锁定在小镇居民身上,为了准确找到罪犯,便对小镇上所有的男子进行了DNA检测。检测结果除了锁定了罪犯,还发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小镇上15%的父亲抚养的都不是自己的孩子。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一个完整的社会群体进行的普遍的DNA检测,因此,“15%”这个数据引起了各国专家的广泛关注。

  记者对各国相关文章的检索发现,15%是各国亲子鉴定检测排除率一个普遍的基准,不同地区的数据都围绕这个基准数起伏。

  ■提醒

  无论谁想鉴定

  切莫伤了孩子

  对于亲子鉴定结果可能带来的种种影响,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一位专家提醒,做亲子鉴定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一是明确是否有必要做鉴定,对鉴定结果是否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二是确有必要做亲子鉴定,也一定要选准有资质有实力的鉴定机构,确保鉴定结果准确无误。否则,亲子鉴定应用不当,可能会给一个美满的家庭带来不可避免的伤害。

  也有专家表示,男方如果要做亲子鉴定,一定要有合理的怀疑理由,然后在征得女方同意的情况下,双方一起带着孩子前来,而在女方不同意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强行做鉴定,因为那会因无端的猜疑而伤害彼此间的感情。另外,如果亲子鉴定非做不可,尽量在孩子没懂事以前做,等到孩子懂事以后再做,将在他们的心里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口。

  该专家建议,要最大程度地保证准确性,最好还是父母孩子一起过来取样。因为万一是在医院里抱错了孩子,孩子不但与父亲没有血缘关系,与母亲也没有血缘关系。一旦父亲单独领孩子来做鉴定,而不从母亲身上取样,那就可能冤枉了母亲。同时他还提醒,取样时最好能事先咨询相关的法医鉴定专家:“如果被鉴定者曾经接受过移植或输血,就有可能影响到部分DNA。”

信息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条信息:

  • 下一条信息:
  • 2008-2021 版权所有 @ 福建晟蓝司法鉴定所
    http://www.fjsfjd.cn Email:807112955@qq.com 闽ICP备09023914号-13
    联系地址: 福州市仓山区闽江大道武夷国际城三号楼一层 联系人: 颜先生 18650303070